行业新闻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陕西矿山整治势在必行 风口浪尖企业该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16-01-07 网址:http://www.shjyzsj.com 浏览次数:

在正规采石企业停产整顿期间,巨大的市场需求“激活”非法采石。有关市县政府在强硬治理开山采石行动中坦言,建材行业转向环保、集约型的升级必须有阵痛。这被当地上千个行业投资人理解为,他们要承受血本无归的代价。

秦岭疮痍

难止采石之痛

11月25日上午,渭北大县蒲城县桥陵镇东太白山一带薄雾笼罩,一片山坡上三四个大小采石厂隐藏在薄雾之中。沿着山路进入一家已经停产的大型采石场内,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石料堆场内,空空荡荡地停放着几辆矿山机械。

“这是蒲城县当地规模较大的一个合法采石企业,老板投资9000余万元。”当地村民还告诉记者:“这个采石场,原来车水马龙的,一天能有上千吨石料被拉走。不过,近已经停产4个多月了。”

蒲城县是陕西“渭北黑腰带”区域内著名的矿业大县,该县以石灰石资源构建的建材产业链也是渭北地区的代表。事实上,陕西省关中盆地的渭北蕴藏着丰富的石灰石、陶土、铝土等矿产资源,是国内西北地区重要的能源建材基地,而被誉为“渭北黑腰带”。

据当地官方资料显示,包括渭南、铜川、咸阳三市所涉及的10余个区县的渭北山区内,以石灰石为代表的石料蕴藏量约4000亿吨。其中,渭南市所属的蒲城县、富平县两个达县的石灰石储量就达约1500亿吨。

多次调研渭北山区生态治理的陕西省人大环资工委多个人士表示,保守估计,多年来在渭北地区从事开山炸石的大小企业与无合法证照的“黑石场”,多的时候有近千家。从其上下游产业链看,采石、石灰、水泥等产业规模超过两百亿元。

不过,百亿产业链的源头采石场多年无序散乱粗犷的开采,已经让关中北部山区曾经绿色的大山变得千疮百孔。

在上述蒲城县的北部一个被当地人称为卧虎山的区域内,一座大山周边随处可见的被采石场撕裂的“口子”和遍地堆放的尾石渣。而此地的采石场距离一个叫西潘村的小村庄不足千米。该村有十多户村民家的房子,都因为村后山里“开山炸石”而出现不同程度的损伤。村民张校民家窑洞,去年就因炸山而毁,倒塌的窑洞还把他养的羊砸死。当地村民称,所谓的停产整顿,只是停掉了用炸药开山炸石的环节,而采石场换成了用挖掘设备开采。

与蒲城县相邻的富平县,近年来采石场带来的环境后遗症更为严重。在富平县老庙镇北部山区孟家窑村、白塘村、店上村等村村民,近10年来一直饱受矿山采石场、白灰窑等非法开采企业生产污染,村民身心健康及生活生产受到严重侵害。

蒲城县国土资源局一位矿管办干部告诉记者,该县采石企业多时多达三四百家,经过历年整治,目前只剩下37家合法采石企业,但非法石场却估计有五六十家之多。而据业内人士介绍,富平县北部山区采石企业一度达到850多家、石灰窑上千家。从富平尧柏水泥宝峰寺矿山的采石作业平台向下环望,弯弯曲曲的山路,一有运送石料的卡车经过就土灰外溅,扬尘四起,而该县乔山地区的山体破坏程度更是让人触目惊心,不但山外交通便利的地方被整体“扒皮”外,大山深处也被开挖得满目疮痍,到处可见人工形成的陡壁峭崖,曾经的青山变成了现在的“裸山”。

10月中旬,陕西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赴陕西16个县区检查就证实,渭北有关地区的掠夺式开采,造成山体满目疮痍,植被锐减,有的山体被削掉一半,有的整条沟一片狼藉,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整治关停后,一些企业不顾禁令依然偷采。矿山开采破坏山体地质结构,造成山体滑坡,选矿产生的尾矿无序堆放和废水、渗水让大山很受伤。

整治缺乏退出机制

据陕西国土部门统计显示,秦岭地区共有采石企业1194家。业内人士称,1000多家数字还只是正规合法的采石企业,那些黑采石场保守估计也有上千家。事实上,包括渭南等陕西多地十多年来形成的“小散乱”的“开山采石”行业历年都进行过整治,但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以及区县政府“保税费”的驱动下,散乱的开山炸石愈演愈烈。

直到今年年初,陕西省政府发文要求“深入开展开山采石专项整治行动”。记者获得的一份1月15日陕西省政府办公厅下发的《陕西省开山采石专项整治行动方案》显示,通过整治,自2015年起至2017年全省采石企业数量减少50%。其中2015年7月至2017年6月进行集中整治,并在整治期间停止新设立采石矿权的审批。

但值得关注的是,在部分区县强力推进的采石行业整治过程中,往往采取铁腕式、一刀切的行动方式,即先让辖区内所有采石企业全部停产关闭,与此同时进行招商引资重新上马更大规模的采石相关项目。但并未对原有合法企业的退出进行详细安排,导致即使符合上述“陕西省采石整治方案”要求的年产10万吨以上的采石企业,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上述渭南市蒲城县多位采石企业主告诉记者,该县政府办6月26日发文开展“集中开展采石企业专项整治”行动后,对全县所有采石企业采取了全部“先停产、后整治”的整改措施。从7月初至11月下旬,近5个月内全县37家合法矿山全部被采取断电、停止炸药审批等强制措施。

前述投资9000余万元的采石场负责人赵铁军就称,其企业年核准年采矿量30万吨,并正拟申请扩大规模至年产200万吨。但当地国土资源部门以“政府领导要求停办延续采矿证申请”为由不受理其延续申请;当地经发局也不受理其生产规模扩大至年产200万吨的立项申请。

实际上,上述37家采石企业,都面临采矿证有效期将尽,且难以再被延续的窘况。当地一位采石场投资人称,这37家采石企业基本上没有水土保持、林地使用等证照,甚至被陕西省整治方案视为手续不全的违法企业,但2014年以前相关部门并未要求办理相关手续,县财政代收的税费中却含有相关收费,因此应该给企业们限期补办该手续的机会。然而,当采石企业去相关部门要求申办林业等相关手续时,也被告知“县领导不让办理”。

不过,蒲城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张永春对记者表示,只要符合要求并提供相关手续,该局依法会受理37家采石企业的采矿证延续申请。该县经发局闫局长则表示,该局不受理有关采石企业扩大规模立项,是因为相关企业不符合渭南市有关采石企业规划要求。该县主管矿业整治的陈飞在电话中也表示:“采石相关行业整治难度很大,情况比较复杂,资源整合方案已经上报渭南市,但还未获批。”

事实上,在去年富平县整治采石企业时,也是采取了全部停业整治,后关闭63家企业。政府在对部分矿主少量补偿外,对于投资碎石设备的老板们则没有进行补偿,导致部分遭受千余万损失的碎石老板们多次上访维权。据记者在当地了解,目前富平县至少保留了5家采石企业在正常生产中。

75亿新项目被指“圈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在陕西省整治“开山采石”过程中,多地采取的整体式停业整治采石企业,在取缔非法采石场,逐步关闭10万吨以下企业的同期,还在强力推进“国进民退”式的建材基地项目招商。

仍以发生在上述蒲城、富平两县的情况来看,两地政府正在推进一个总计划投资超过75亿元的大型建材项目。而这个项目蒲城县与富平县分别投资35亿元及40亿元。

据当地知情人士介绍,渭南市拟在蒲城、富平两个石灰石富集县,引进陕西省国资2号企业陕煤集团关联公司,对两个县的石灰石进行规模开发。而开发的前提被指是,先全部关闭两县的现有采石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5月在陕西举办的“西洽会”上,陕煤集团旗下陕煤建设集团中昊公司与蒲城、富平县政府签约投资新型建材生产线项目。陕煤建设集团公司网站一条关于此次签约的新闻称,在渭南市项目推进会上,就蒲城县、富平县新型环保建材生产线项目,股东郭峰代表中昊公司分别与蒲城县副县长赵晓军成功签订了投资35亿元的合约,与富平县副县长白慧敏成功签订了投资40亿元的合约。建设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樊志斌,总经理张超晖出席了签约仪式。这两项合约的签订标志着建设集团新型环保建材生产基地项目正式启动。

“我们蒲城的合法采石企业大多怀疑,目前政府对我们企业超期停产,并逼迫我们退出的现状,是政府为了给中昊公司的大型采石项目让资源、让市场。”蒲城县一位不愿具名的正规采石企业负责人还向记者分析指出,中昊公司拟在蒲城建设年产200万吨轻质氧化钙,400万吨建筑石料生产线项目中,占用石灰石资源实际上还是现在其他当地采石企业的资源。这种让本地不论大小都将资源让位给招商引资项目的做法,让他们本地企业感到不解。而在富平县中昊公司拟建设投资的40亿元建材项目,也被指“是来富平抢资源的”。

目前上述75亿元的项目,已经进行了前期部分投资。比如在蒲城,中昊公司已经收购了3 家采石场,但收购款项仅支付了25%。中昊公司则认为他们是正常投资石灰石产业,并且将对当地原有该产业进行升级。

在当地的原有规模较大的采石企业负责人们看来,中昊公司有圈资源之嫌。但当地政府与中昊公司均否认这一看法。渭南市一位官员就此认为,上述75亿元项目,符合陕西省对于采石行业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的规划,而淘汰小型采石企业也是符合整治要求的。蒲城县经发局闫局长也指出,招商大型项目与整治小企业并不矛盾,不过需要考虑合理的退出补偿方案。


服务热线:021-68915280

相关阅读

相关设备

相关案例